jbo竞博第一批摇号进魔都名校的中等生3年后怎么样了?
发布时间:2023-11-23 20:50:00

  jbo竞博小升初那年,正好遇上上海第一年摇号jbo竞博,我们决定试一试,也如愿进入了一所民办名初中。

  原本以为这是幸运,但我却被在这所学校无处不在的升学压力里开始喘不过气,脑海里有了太多的问号——

  爸妈说成绩不代表一切,可是为什么在学校里,成绩不好的人,不配得到尊重,还会得到老师和同学的耻笑?

  爸妈说只要我努力就很好,但为什么当我成绩有了进步,老师却怀疑我是作弊得来的?

  爸妈说合作比竞争更重要,但为什么当我分享后再真诚向同学讨教,却没人说真话,只是不希望你考得比Ta好?

  爸妈说要勇敢地他人对的事情抗争,但为什么当我感受到压迫甚至是屈辱时,大多数同学甚至指责没那么好的我,活该不受待见?

  直到有一天,我一想起学校就非常紧张,开始提不起勇气去上学,从一个生机勃勃的女孩变得极易焦虑和功利。

  下课时间不会被占用,能出去跑跳;每天都能在吃晚饭前写完作业;晚饭后读书、做手工,偶尔做一些课外习题、写作;十点钟前上床睡觉。

  同学的气氛友好和谐,彼此之间不会因为考试的分数翻脸,大家都很乐意分享。我在班里的成绩中等偏上jbo竞博,四十多人我排十几名,偶尔考得不错的时候,语文考试在年级300多人里考第四。

  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不错的成绩,学习压力小,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真是很棒的事。

  更幸福的是,我还有一对根本不卷的父母,希望我为之后的人生做准备,而不只是下周的考试。

  相较于同学的家长,我的母亲是很特别的,她从来不会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给我报补课班。

  而且我们报的班都和学校上课内容无关,像我很喜欢的一个写作课要求「自发自如」的写作,与学校要求辞藻华丽的作文很不一样。

  二年级时,老师们统计学生上的课外班种类后发现,我所上的课外班不仅没办法提高当时的学习成绩,于是遭到了质疑:

  除了兴趣班外,其他同学都在提前学多刷题,你家孩子上的班没一个是学科的,成绩最重要。如果不能提高成绩,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是不是对孩子的未来不负责任?

  我觉得老师说得不对,但我没有那么出色的成绩,也就没有勇气去质疑老师的话可能不对。我也知道老师们也是为我好,希望我可以巩固知识,从而在考试中发挥出色。

  还好小学的内容并不难。我还能维持着「还行」的成绩,兼顾学习的同时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两方面都发展得不错,击剑、作文都拿过奖……

  没想到,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之前的一丝失衡,在进入这所民办名校后,迅速演变成了巨大的坍塌。

  我小升初那会,是上海摇号政策的第一年,当时想去试试一所民办名校,没想到摇上了。

  一进去就是英语分班考,班里十五个女生,我当时考了第十名,被分去了一个「次等班」,原来光是一个班里就有这么多比我优秀的人。

  预初六年级入校后的第一次数学考试,我第一次考不及格,空了很多题,错了很多题,考了43分。

  考试的题型是我没见过的,题很长,很多,多到四面卷子我只答了两面,光是填空题第一题我花了五分钟。

  周围同学,八九十分居多,甚至有好几位同学得了一百分。数学老师不喜欢成绩差的学生,上课和我对视时总是会翻白眼,一旦答不出问题而让我罚站。

  从班级前三到倒数第三,心里的落差、失落和部分同学看到我的成绩后从嘴里说出嘲讽的话,让我逐渐意识到:

  初中和小学不仅仅是名字上的不同,它代表着这是一个拿成绩说话的地方,成绩差会被受到排挤,有再多兴趣爱好也没办法让大家知道,很难融入集体。

  父母觉得我小学成绩还行,初中又是名校,交给老师管就可以了,就没有很在意。

  于是我们也没进补课班,当看着家里唯一一本数学教辅《新思路》,我想:把这本书做明白了,数学就能考到班里靠前的名次吧?

  于是在备战第二次数学单元测试期间,我重做了学校练习册、周末卷,做了《新思路》上所有第二单元的题目。

  一开始做得很差,错了一半,难过之余还是坚持把错题重做了一遍,还做了错题本。我想到在家里做错了学校就不会做错了,又对考试充满信心。

  父亲意识到不对劲了,他每天晚上给我辅导数学,有了他的帮助,我终于考上平均分了,也终于开始有同学愿意找我玩儿。

  当时我的扬眉吐气,我非常自豪,这半个学期的努力没白费!我可以抬头做人了!学校活动也有胆量举手报名参加了,即使不会被选上也没关系!

  老师在班里问我有没有作弊,依旧表现得很讨厌我,还因为我答不出问题后,下课揪我耳朵....

  我的努力并没有让我受到尊重,反而受到更多委屈,我特别难过,期末的时候我躺平了,成绩很刺眼。

  而且,在初中,情绪很难发泄出来,同学们都很忙,下课了忙着去上补习班,没有人会想花时间听我诉说痛苦,学习任务更重要。

  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仿佛都刻着学习成绩,所有的尊重都建立在学习成绩的基础上,如果成绩不好就得不到尊重,哪怕我再优秀。

  有人会在七年级学雅思;有人会在六年级把高中数学学完,开始研究微积分;有人已经在世界各地参加演讲比赛,成绩优异。

  我想,学习要注重方法,学习资源也很重要,我想为什么不去问问我的同学都在学什么?可是他们并不愿意透露自己上的补课班叫什么,甚至有人会表示自己不上课外班,从不做课外题目。

  我在B站上找到了很厉害的老师,周末会花时间听课,母亲买的辅导书也会认真做。

  我想明白了,小学里不卷,到初中还是要还回来的。我开始尝试把自己变成学习机器,并定下了八大「格致中学」的目标。

  ■八年级上学期一个学期学完的课外习题(校内的还没算在内),我整理出来自己都震惊了

  我害怕分数差,学到很晚,学校作业逼着自己八点写完,剩下几个小时补充课外题目。有时候我会挺到凌晨三点,好几次头晕眼花,没有力气站起来还半睁着眼拿笔写出歪歪扭扭的字。

  可是我觉得那是说给成绩比我好的人听,我这样的中等生只能依旧坚持发疯似的学,只为让老师们知道我可以考上很棒的学校,中考分数可以比其他同学高。

  把自己变成学习机器的效果很明显,八上的期末考试,班里 35 个人,我考到了15名,进步挺大。

  收到成绩那一天,放学后我站在校门口,望着教学楼站了很久,经过我的同学很多,走得很快,没人听下来聊一句jbo竞博。大家都很忙,即使考完试也要忙着上课,忙着刷题,披星戴月,只为中考,「顶峰相见」。

  我站了会儿,一阵冷风吹来,手不自觉的伸进袖子里,我抖了抖,暗骂自己为什么要耽误时间,赶紧回家继续偷偷学,暗地里卷我的同学。

  我实在是太害怕哪天突然回到了班级倒数,回到那种被众人忽视,得不到尊重的时刻。

  而且,我的身边还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有着优越的家庭条件,还比我加倍努力,这不是很令人羡慕的吗?

  有时候会觉得被压抑了很久,学得很累,我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智力方面的问题?

  然而,一低头看到不是拔尖的成绩,看到周围人都在抓紧下课和午休时间写作业,我又会骂自己,有这样的时间想东想西,为什么不抓紧时间再写一道题?

  我没发现,曾经开朗爱笑、喜欢动物、热爱表达的我,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易怒,越来越功利,越来越目标导向。

  我生怕在别人眼里的自己出了什么差错,直到有一天,我变得不敢去上学,就像一个人掉入了水里被淹没了。

  幸运的是,父母发现了我的变化。他们非常心疼那个生机勃勃的女儿,好像被吞没了。

  那成绩怎么办?那中考怎么办?他们积极奔走,恰逢有一个出国的机会,通过面试后,我拿到了加拿大一所高中的录取。

  母亲告诉我,知识是学不完的,书是读不完的,可是我们人生中的每个阶段能体会到的美好只有一次,有些机会只有一次,有的事只会发生一次。

  因为没有了中考的压力,妈妈又是谷雨星球的忠实读者,她一看到湘西夏令营就给我报了名。

  我当时答应了,讲真的,我一开始想去夏令营最朴素的理由,只是锻炼自己吃辣椒的能力(笑)。

  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跟我年龄相仿人生活在一个从没有被比较的地方,我从第一天的紧张内向变得自在松弛。

  没有人会以「你期末考试考的好吗」作为问候语,没有老师拿你和同龄人进行比较,成绩在这里不会作为评判人的标准,对同一件事每个同学有不同的角度去表达合理的想法,就一定可以得到肯定,都是很伟大的人类。

  我第一次理解了,为什么那些从乡村考上清北、 985/211的大学生值得被报道,因为这样的人太少了,

  采访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个自称「特例」的大哥哥,他是湖南一所不错大学的大一学生,他说从小没有课外班和补课班,写完学校作业就可以了。然而很多同学都辍学了,像他这样考上大学的人屈指可数。

  同时,我还认识了一位比我小一岁的妹妹,我现在保持着联系,她一个人带着弟弟,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她告诉我,从三年级起,她每天五点半就要起床去赶校车,去几十公里外的镇中上学。

  我还结识了一位跟我同龄的同学。她说她的梦想是有一天去日本当女团,她说起这个梦想时,眼里都在发着光。

  如果我说,我有时候羡慕她们,肯定会招来「不食肉糜」、「天真幼稚」的评价。但有一瞬间,我就是很羡慕她们。

  从幼儿园开始学英语,背古诗,识字,认拼音;小学开始周末时间都会献给各种补习班,去任何地方都为了「学到东西」;我们从小被父母带去了各种地方旅行,可是却很少有能让我们眼里闪光的地方。

  可是,一路被家长、学校「鸡」的过程中,可是除了赢了班里的同学几分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快乐吗?我们创造了什么价值吗?

  感谢在我懊恼为什么要拍鸡耽误任务的时候宽慰我说「这就是你在看待世界不同视角,细节环境信息对任务也很重要」的老师们。

  现在,我在加拿大的学校里越来越开心,也越来越敢表达。今天老师还带我们去参观了大学,旁边公园就能滑雪,我开始体会多元给我带来的立体视角。

  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很幸运。虽然那些困扰我的为什么还没有解决,我还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我想,我已经走在了自救的路上。